您的位置: 海西信息网 > 育儿

神奇的项链 (二四)正确的错误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3:20:29

神奇的项链 (二四)正确的错误

九公神色淡然的坐在椅子上,饶有兴味的看着满脸愁容的侄子。想不明白了,这早上还兴高彩烈的

神奇的项链  (二四)正确的错误

,现在才多一会儿啊,就象是被霜打过的茄子――焉了。一般的,他这个样子,一定不会是魔界出了问题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。想到此,九公一脸慈爱的开了口。

“世儿,这什么情况啊?刚刚还笑的阳光灿烂,如花开一般,才一转身儿,怎么就被霜打了?应该不是魔界出了什么大事儿吧?”九公平和的问着。

“王伯!我怎么就弄不明白了呢?我到底是错哪儿了呢?”旷世用手抹了把脸,那种无奈显露的特别明显。

“呵呵!又是那小姑娘?”九公一听旷世的话,他就明白了。是啊,谁能让这不可一世的旷世这么的无奈啊?

“王伯,她现在是我的了!我要了她了!”旷世听着王伯那语气心里挺酸的,所以,扬起了脖子一本正经的说道。那表情是想证明什么。可是,一句话说到最后,底气却不足了。

“世儿,那王伯恭喜你了!”九公看出了世儿的郁闷,但却没有直接说出来,他想等着,等着他自己说出来。他知道:他一定会说出来的,不然,他就不会跑这儿来和他大眼瞪小眼儿了。

“王伯!您能不能不这么连糖带醋的酸我啊?唉!罢了罢了!”旷世又用手摸了摸鼻子,烦恼的站了起来。

“小子嗳,还是说了吧,就别硬装了,你不会是因为吃错药要了她,现在后悔了吧?说吧,到底什么情况?我怎么感觉是和玉豪也有关吧?”九公多多少少的感觉到,侄儿的烦恼应该和玉豪有些联系,可是,原因他猜的不是很准。

“王伯,别提那个不讲究的狼崽子,太不象话了,他是个什么东西呀?”旷世一听到玉豪的名字,那气儿都不顺。一想到他那不着四六的恶劣表情和行径,手指盖都要掐到手掌的肉里去了。

“这么说王伯没猜错喽?他到底怎么了?你生这么大的气?”九公一听旷世的话,他的心也不由得一紧,虽然,这些年来旷世很狂妄,但是,他却不欺压弱小。这一点,也是九公欣赏他的地方。

“王伯,他,他,他太可恶了!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可恶,多欠揍!如果,我不是顾忌一些前辈们的感受,我!我!我真想把他――”旷世恶狠狠的说着,但是,话并没有说完全。因为,他一向也不是个光说不做的主,更何况,这件事儿就算是他说出来了,也没法去做,所以,他也只是说说痛快一下嘴而已。

“噢?都严重到这个地步了?那我倒是挺有兴趣知道的!”九公看着旷世那血红的双眼,他很好奇,他眼里那个的玉豪不错啊!睿智又霸气的!应该和自己的侄子有一拼,不至于那么差吧?现在又做了盟主,能力也绝非等闲!这小子么会给他那么大的差评呢?

“王伯,你是真不了解他呀!太无耻了!太无耻!”旷世在地上来回的走动着,看在九公的眼里,那就是:玉豪的恶劣行径他都不耻于说出口了。

“世儿,王伯都让你说糊涂了,这半天,你叨叨叨的,也没说出个什么来呀?你来我这儿,就为了在地上转圈的?那你转吧,我还有事儿呢。”九公说着,就起身要走了。

“王伯,您干嘛呀这是?我还没说完呢!”旷世一看九公要走,他的心里不舒服了。

“那你这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!你来这里到底是为啥啊?是不是狼界又在边界生事儿了?还是昨晚的事儿是玉豪做的?”九公只想到了公事。

“在边界生事儿?他也得敢!我借他十个胆儿!他也不敢!”旷世的眉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。

“那?”九公就不明白了,没在边界生事儿,就算是昨晚的物质是他劫的,不是一样没少的还回来了吗?那还有什么事儿让他这么不高兴啊?唉!这世儿,什么时候也变的这么的墨迹了?

“王伯!他居然,他居然,居然看上仟仟了!”旷世憋了半天,终于说了出来,说完后,一拳砸在了一旁的墙上,关节都渗出了血丝。

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啊?”九公做梦也没想到,玉豪都没见过那小女孩儿几回啊!怎么可能就会,就会看上她呢?这现在的年轻后生,都怎么了?都是什么速度?什么思维啊?都可以和光速赛跑了!

“王伯,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,不然,我怎么会――?还有昨晚的事儿,也是因为这个!”旷世真是太气愤了,一直拿他当自己的哥们相处的,想不到,这是个什么东西啊?

“世儿,他那是和你开玩笑呢?他都没见过那小姑娘几回,怎么可能就会?你想多了,一定是那小狼崽子逗你玩儿呢!”九公稍微的一思考,他想明白了,所以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而且,也很笃定。

“王伯,我说的是真的!如果不是他,我也不会那么冲动,就,就――”旷世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个什么来。不过,九公好象是听明白了。

“哦!这我倒是想听听了!”九公这回是真的没想到,怎么还会出了这么大一个差头呢?

“王伯,这事儿我以后再告诉您,您先帮我想想办法吧!”旷世烦恼的真搓手。

“怎么了?世儿!你这没头没脑的,说的我都懵了。”九公是真的让侄子弄懵了。

“王伯,在我们魔界,她就和您还挺近的,我想也许,您说的话她会听吧!所以,世儿想让您去帮我劝劝她,行不?”旷世说话的语气特别的无奈。

“小子嗳!你这说的什么话啊?你刚刚不是说:她都已经是你的了吗?那怎么又说我和她挺近的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来找王伯到底要干什么啊?直说!”九公让旷世说迷糊了。

“王伯,那,世儿说了,您可别――可别――”旷世居然脸都红了。

“小子嗳!你在王伯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这脸红是什么意思啊?”九公看到旷世的表情,心里不由的一紧,心想:这小子该不会是那天听了我的话,真玩真的了吧?

“王伯,我,我昨天晚上,不,是今天早上,我,我犯了一个,犯了一个正确的错误!也可是说是错误的正确吧!”旷世说到这儿,不由得嘴角些微的往上弯了弯,只是不很明显。但是,心中的柔软却开始泛滥成灾了。

“这怎么还绕上口令了呢?王伯愚钝,你直说。”九公说着这话,嘴角也不露痕迹的往上翘了下。心想:小子嗳,还是等不及了吧!

“王伯,我今天早上和她在一起了!以后,她就是我的了。我要她做我的王妃!”旷世稍微的低下头,想了一会儿,象是下定了决心一样,抬起头来,脸上有了沉稳和坚定,语气自然的也是肯定的了。

“这是迟早的事儿,你应该高兴啊!就象今早上早朝的时候才对啊!怎么了,才这一会儿就焉了呢?”九公的心里也挺纳闷的,不过,也是挺羡慕侄子的。能够把自己喜欢的女子留在身边,管他是用了什么手段呢!起码心里踏实啊!

“王伯!我,我没争得她同意,所以,她,她一直在哭!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!”旷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和无奈。

“世儿,她不是已经和你住到寝宫里了吗?怎么会不同意?”九公这刻真是觉得奇怪了。

“王伯,那是我用了不光彩的方法威胁她的!”旷世反正也说了,就全盘说出了。

“世儿呀!世儿!你说你,你为她做了那么多,你就不能找个机会好好的和她说出来吗?现在这样,那小姑娘不定怎么想你呢?唉!走吧,我们去看看她。”九公听了旷世的一番说辞,失望又无奈的说着,并站起身儿来一伸手,拍了旷世一下,便飘出了石室。

魔王的寝宫里,那大床上依然还是很零乱,只是现在看着,比上午更乱而已。不过,那床幔却放下来了,安仟仟此刻正蒙着头无声无息的躺在锦被里,一点声息都没有传出来。旷世没想到是这种情形,本来是想让九公来劝劝她的,现在看来,好象是不需要了,再说,她不起床,也不好让九公进来了,他张了几张嘴,到嘴边的话也没喊出来。也是啊,她现在睡觉呢,总不能说把她从睡梦里叫起来,让九公来劝吧!那样子,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?又一想,也许是她想通了,才又躺下睡觉了也说不定呢?如果要是她自己能想通,以后,再和她慢慢的解释吧!反正自己是不可能对她放手的,以后的日子长着呢!想到这儿,他轻轻的退出了寝宫,心里想着早上的美好,嘴角不自觉的就上扬了。

“世儿?”旷世一退出内室,表情的不一样,让九公很是疑惑。这前后的差别也太大了点儿吧?

“王伯,仟仟睡了!许是想通了!”旷世微笑着回答九公的疑惑。

“噢!能想通那就最好了!你呀!什么事儿都挺聪明,怎么能做出这般糊涂的事儿来!真是!说你什么好呢!”九公宠爱的表情一点都不隐藏。

“王伯,你这是羡慕世儿?还是嫉妒世儿啊?”旷世的心里现在是阴霾尽除,阳光明媚了。

“小子嗳!说什么呢?是谁刚刚一脸的愁苦,这一转腚就都忘了?”九公嘴上这么说,心里真的挺羡慕世儿的。不管怎么说:能得到自己心爱的,那真是一种幸福,但不知,自己的幸福还会不会降临啊?

外间的爷俩儿就这么有一句儿没一句儿的说着,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滑过,已近日落西山了,内室里依然安静的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,旷世看着窗外的夕阳,渐渐的有些神不守舍了。

“世儿,你不放心,就进去看看,别是――”九公看着旷世的神色,明白了他的担心,所以,象是不经意的说着。哪里知道,他的话还没说完呢,那眼前的身影已经飘到了内室的门口。(未完待续。)

保定治疗早泄费用
保定治疗早泄医院
保定好的男科医院
保定哪家医院治疗男科
保定男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